Drawing board

画板,我叫画板
扩列(QQ):2470084973
找我玩!快来找我玩!
拖更等行为实属日常
所以——画板今天没更新

今天卢卡也在拍照

baby们我回来了

浅浅的更一篇看看吧

涉及的产品tag打了

不方便看tag的我打一下

#杰佣

#守囚

#ooc

#私设

以及一些别的乱七八糟的cp

没问题的话就请看下去吧!






正文:

今天也是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晴空万里的一天。

卢卡和往常一样坐在教室里做题,但是今天有些许不同,他被叫到了美术办公室里。

卢卡不安的朝办公室走去,他反复思考自己哪里得罪杰克老师了,上课他都有认真听讲,甚至一节课就画完了布置的作业。不讲空话不传纸条,不看论坛的卢卡着实有点懵。

他站在办公室门口不停的徘徊。




功夫不负有心人,卢卡居然等到了奈布!

卢卡上前询问奈布怎么也来办公室里,奈布只是微微一笑。

“我来这里白嫖奶茶,你又来这里干嘛?”

语气中充满了炫耀,虽然整个七年级都在传奈布和杰克老师有一腿,但卢卡不信邪,他要亲眼看看。

于是,卢卡跟在奈布后面进了办公室。

但杰克老师好像无视了卢卡,一把搂过奈布的腰就把桌上的一杯芋泥波波往奈布怀里塞。

卢卡往书柜那边站了站,悄咪咪的拿出了手机,毫不犹豫的按下了快门键,然后迅速塞好手机冲出办公室。

然后他又重新进了一遍办公室。

“咳咳咳,杰克老师你找我有事吗?”卢卡走到杰克跟前,看到了桌上的一幅画。

那幅画震撼人心,长得像猪的……马在天空上飞,下面还有一堆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的东西趴着。

卢卡内心感叹这人画的简直丑的没眼看。

“看完了?来你说说你画的这是什么东西。”杰克把画推到了卢卡面前,让他看的更仔细一些。

卢卡不信,他怎么会画这种东西,好歹也是跟天才艺术家艾格·瓦尔登做了好几年的朋友了,难道一点艺术细胞都沾不上吗?

“你看看,你好歹是跟艾格做同桌,他的艺术细胞你一点没有,全都是艺术细菌。”杰克无语的喝了一口芝士莓莓。

卢卡还是不信,他趁着杰克跟奈布贴贴的瞬间把画翻到了背面。

大大的几个字。

“卢卡·巴尔萨”

这几个字击中了卢卡脆弱的内心,他不敢相信这居然真的是自己画的。

他默默的拿走了自己的画,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离开了这俩个奇怪的师生。







卢卡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艾格在旁边做语文阅读。

“干什么去了?听说杰克请奈布喝奶茶了你抢到了没?”艾格放下了笔,看着卢卡气喘吁吁的样子友善的询问,“你没事吧?就算抢不到也不至于气成这样吧。”

“什么奶茶什么气,我看到的可比奶茶更劲爆。”卢卡喝了一口自带的西湖龙井。

“他们喝的什么奶茶?”

“芋泥波波和芝士莓莓。呸呸呸,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杰克和奈布,关系不一般啊。”

“我不就只是上过一节美术课而已,你们美术课有这么多瓜能吃?”

“对,你不来,太可惜。”

“看来美术课还是很值得去的。讲讲你都看到了啥?”

“我这可不是看,我有证据,我拍照了。”

“卢卡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很适合做狗仔,你还偷拍。”

“没有,但我觉得我有天分。但是我不可能做狗仔,我要做永动机。”

“……”

艾格不再聊下去,比起八卦可能语文阅读更吸引他吧。






这才一个上午,校园论坛又炸了。

雷电法王:

我居然碰到了师生恋!

(为了确保两位的隐私,脸部我已经打上了马赛克)

【图片】

未成年可以饮酒:

我非常想知道为什么这位雷电法王什么来头,怎么八卦全是你传出来的?


拆迁大队队长:

这里感谢雷电法王丰富我们枯燥的校园生活


战地天使:

感谢雷电法王


眼盲心不瞎:

感,感谢?


倒地放屁:

感谢雷电法王


雷电法王:

你们在谢什么东西啊,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啊


母慈子孝:

据我分析,这里应该是美术办公室,居然是美术办公室,那就一定是……这两位!@原地护腕我最牛@吃我一雾刃


为什么要破香:

怎么还把正主艾特出来了,这瓜还能吃吗?


白颜料是一生挚爱:

真有意思,处于八卦顶端的男人


母慈子孝:

没准正主就希望自己吃自己瓜呢?


拆迁大队队长:

OMG,没准正主都自己产粮


雷电法王:

我给你们讲讲这糟心的故事。

我被我们美术老师叫办公室里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叫我,如果认识我都知道我是遵纪守法的好学生。

然后我就去了呗,刚好碰到了你们说的那位名字看起来操作很下饭的原地护腕同学,他一脸嘚瑟的和我说

“我来这里喝奶茶,你来这里干什么?”

那个语气,是嘲讽的语气!他在嘲讽我!

当时我还有点害怕,他来了我就不怎么怕了和他一起进办公室了。

但是刚开始我们这位老师他好像无视我,他无视我!居然无视这个未来要制造永动机的天才。

我就看着他俩亲热,然后我就拍下了这张照片。

我不希望我有这种该死的运气,一点都不希望。

但它就这么出现了,刚好是我。

我就又重新进了一遍办公室,拿了我那糟心的画后离开了。

对,双重打击,还有我那糟心的画。


养狗带师:

好可怜


白颜料是一生挚爱:

有多糟心?你居然还不给我看


全校是我儿:

我该说你很惨吗?太可怜了吧!没有奶茶喝还被秀了然后又被自己的画打击到了


水有花露水好喝吗:

很想看画诶


母慈子孝:

别为难他了,他估计也就只能画成那个样了


出棺红圈送你走:

奈布吗,他路过我们班还炫耀了一下他的芋泥波波


磁铁解擦我真棒:

伊索不要怀疑就是他,他还对我砸吧嘴!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喝芋泥波波了!


雷电法王:

喂喂喂,芋泥波波还是很好喝的



原地护腕我最牛:

你们在聊什么,主角还是我?就是啊,芋泥波波很好喝


飞天小女警——安妮:

可是奈布你说过你最讨厌芋泥波波了,你不是喜欢喝芝士莓莓吗?


红圈给鸟我最在行:

这是爱,安妮


七十一:

是口好瓜


雷电法王:

午休要结束了,咱都先撤吧


拆迁大队队长:

撤了撤了


七十一:

我来晚了?


白颜料是一生挚爱:

新同学你可以往上翻一翻


七十一:

谢谢


吃我一雾刃:

卢卡?








卢卡放下手机看着旁边的艾格,艾格也刚把手机塞进抽屉里,但之后他又开始做阅读题了。

阅读题比瓜还香吗?对于艾格来说可能是的。

但卢卡可不会这么乖巧,他悄咪咪的绕过艾格,悄咪咪的来到了学生会。

“安德鲁!我感觉我已经八百年没看到你了。”卢卡凑了上去,把头埋在安德鲁的胸脯里。

“卢,卢卡?可是我今天早上才扣了你的仪容仪表分。”安德鲁给卢卡顺了顺背,他想也许是卢卡被杰克和奈布给秀到了。

“维克多不在吗?”

“维克多去巡视了。要喝点什么吗?刚才老师送来了几杯奶茶。”安德鲁把放在桌子上的奶茶拿了过来,递给了卢卡一杯珍珠奶茶。

“谢谢,比起什么芋泥波波还有芝士莓莓,我还是喜欢喝珍珠奶茶。”卢卡拿了一个吸管插了进去,他坐在安德鲁的腿上,样子十分乖巧。

“也许你可以给艾格带一杯?他喜欢喝什么?”安德鲁问道。

卢卡进行了头脑风暴他好像不知道艾格喜欢喝什么,但绝对不会喜欢杨枝甘露。

杨枝甘露多好喝想为什么艾格会不喜欢?卢卡拿着杨枝甘露思考了很久。

“他喜欢喝杨枝甘露吗?”安德鲁问道。

“也许吧。快上课了,谢谢你们的奶茶,替我跟维克多问声好。”卢卡从安德鲁腿上起来,他轻轻的用嘴唇碰了一下安德鲁的耳垂。

“下次喝奶茶还找我。”

“会……会的。”








卢卡一蹦一跳的回了教室。

他看见艾格还在做阅读,只不过从语文变成了英语。

为什么他这么喜欢做阅读。卢卡不解的看着艾格,把手里的杨枝甘露放在了艾格桌上。

“不要感谢我,给你带的。”卢卡坐了下来,拿出了他的数学练习题。

“去趟学生会你还顺一杯奶茶。等会,他们哪里有什么奶茶?”艾格看着这一杯杨枝甘露不知所措。

“珍奶,椰奶,柠檬水,杨枝甘露。”卢卡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支没有笔盖的水笔。

“你是故意的?你居然不知道我喜欢喝什么卢卡,亏你以前天天来我家蹭饭,还找我借钱。”艾格把杨枝甘露推到了卢卡面前。

“卢卡,咋俩这闺蜜友谊大概是走到头了。”

“为什么,艾格,我的艾格,我的好闺蜜,我俩从小玩到大,你却因为一杯杨枝甘露要和我绝交,艾格你好狠的心。”卢卡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

“算了,杨枝甘露你喝吧,我觉得还是题更好吃一点。”

“艾格你太好了,下次我请你喝奶茶”

“大可不必。”

卢卡·我就是想再喝一杯奶茶故意拿的杨枝甘露.巴尔萨开开心心的喝了他第二杯奶茶。











“杰克,我觉得你下次得收敛一点,把手给我拿开。”

“恕我拒绝,我的小先生。”










————————————完

终于完了

哦耶

回归第一更

嗨嗨嗨

你们说五一都过了那我就不写下去了吧

再写下去那真的就是太平洋的水了

😭😭😭😭😭😭😭

所以我打算重新开始

🤞🤞🤞🤞🤞🤞

【愚人节】

重拾信心

我回来了

好久没写了不怎么会写cp感了

那就友情吧

(很绝望啊)

#ooc

#ooc

#ooc

#occ

#微量咎安注意避雷

#注意图个乐

我的就是喜欢快乐的!

愚人节快乐!

(不喜欢开头空两格վ'ᴗ' ի)





正文:

班里几个人围在一块讨论着什么,热热闹闹,惹得其他班就趴在窗台上听。

“咱要给老师们一个惊喜”

“这种阴谋只对谢必安和范无咎老师有用”

“而且我们今天还没有历史课,范无咎老师可能整不到”

“谢必安老师也行啊!”

“别太过分了……”

“哎呀玛尔塔你可就放心吧,我们哪次不见好就收?”奈布搭上了玛尔塔的肩膀。

“少来,如果你指的是上次你往杰克老师茶杯里放酱油这件事的话……”玛尔塔拍开了奈布的手。

“哎呀,玛尔塔,奈布只对杰克老师这样不是吗?”薇拉双手搭在玛尔塔的肩上,又瞟了一眼奈布。

奈布瞬间明白了,对着玛尔塔保证了好一会,玛尔塔才同意不跟老师说。

“好!那今天我们就给老师们一个惊喜吧!”

“好耶!”






刚从美术办公室回来的艾格气呼呼的把贝雷帽往桌子上一摔,翻起了没怎么动过的历史书。

卢卡悄咪咪的走到艾格身边,伸出双手把艾格的眼睛蒙住。

“猜猜我是谁?”卢卡捏着嗓子说。

“闲成这样的也只有你卢卡一个人了。”艾格扒开了卢卡的手,趴在了桌子上。

“你怎么了?”卢卡坐在艾格同桌——卡尔的椅子上。

“唉,没怎么,就是今天杰克老师有点事,美术课和明天的历史课换了一下。”艾格又叹了口气,要知道他最喜欢的科目就是美术了。

艾格今天的快乐没有了。

卢卡知道后瞎安慰了一下,之后就去把这件事告诉了奈布他们。

“什么!太好了!美术课换成历史课了!”奈布高兴的手舞足蹈。

“诶诶诶,发疯可别在这里,被玛丽老师看到了准挨训。”诺顿坐在桌子上。

“坐在桌子上的那个,来我办公室。”玛丽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窗口探出头来,把诺顿叫走了。

诺顿吓的几乎是从桌子上跌下来,还崴了脚,一瘸一拐的走到了办公室。

“可怜的诺顿”伊莱笑着摇了摇头。






上课铃响了。

艾格没了精气神,他最喜欢的美术课,他今天的快乐,没了!

维克多伸手拍了拍艾格的肩膀,问艾格怎么了,艾格大概解释了一下,然后就被卡尔后面的卢卡给嘲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不就换课吗?又不是这个星期没有了”卢卡笑着摆了摆手,之后就吃了艾格一个巴掌。

那巴掌声响彻云霄,把刚走进门的范无咎给吓了一跳。

“咋啊这是,卢卡又犯什么jian了?”范无咎把历史书放在桌子上,双手撑着桌子。

“啊……我……没干……啥……靠,我的背!”

卢卡被后桌的奈布锤了一下背。

卢卡转身看见了奈布幽怨的眼神,突然想起来自己要干的事。

安德鲁比了一个大拇指。

知道点内情的维克多十分疑惑,安德鲁怎么也加入他们了?!

不明真相的艾格就看着卢卡继续站着。憋笑很痛苦诶。

“啊!老师你知道吗?我最喜欢的科目就是历史,历史!啊!多么的优美的科目!啊!历史!多么有用的科目!一个星期居然才只有三节,这简直不合理啊!”卢卡讲的激情澎湃,差点自己都信了。

奈布笑的直锤腿,一个历史课节节睡觉的人居然在赞美?

范无咎冷笑一声,但反是个正常人都知道卢卡在撒谎。

“好啊,既然你这么热爱历史,那我就问你,唐朝谁建的?”范无咎坐在凳子上喝了一口茶。

“啊……啊……这……这……这……”卢卡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历史课都在睡觉谁知道唐朝谁建的啊?!

艾格在前面乐的开花,他非常清楚卢卡根本答不出来。

“咋,不是很喜欢历史吗?居然连这个问题都不知道?”范无咎笑了笑,翘着二郎腿摇头。

卢卡欲哭无泪,非常后悔自己平时历史课睡觉的行为。

“老师,其实今天是愚人节”卢卡吐字清晰,一本正经。

“所以呢?”范无咎喝了一口祁门红茶,斜着眼看着卢卡。

“所以老师我刚才是在逗你”卢卡双手撑着桌子,两眼瞪得老大,也不知道是为啥。

“哦?是指你答不上的那个问题吗?”

“不,是指我喜欢历史这句”

……

……

“卢卡你给我出去站着”

“……好”

卢卡乖乖的站到了门口。

艾格努力憋着笑,一旁的卡尔拿着铅笔在课本上图来图去,戴着口罩双眼无神。

“咋了卡尔?”艾格凑了上去。

“咋了这是?”维克多挪到卢卡的位置上,他和卡尔也是很小就认识的朋友。

“没咋,就是我也在想,唐朝到底是谁建的”卡尔放下了笔,开始翻起书来。

……

……

“卡尔,昨天刚学那一课……”

“艾格,可是昨天卡尔没来……”

“……哦是吗”

“所以昨天讲的是哪一课?”

“……要不你自己翻翻?”

“……哦”








下课了,卢卡屁颠屁颠的又回来了。

“奈布!下节语文课你来!谢必安老师好说话点。”卢卡坐在位置上给了奈布一拳。

“打这么重干什么?我来就我来”奈布又打了回去。

“安德鲁,你要不要……也试一试?”奈布撞了撞安德鲁的肩膀。

“我……还是算了吧”安德鲁从抽屉里拿出了语文课本。

“哎呀安德鲁,要有参与感”卢卡把安德鲁刚摆好的语文书抢过来抱在怀里。

“你答应我就还给你”卢卡做了一个鬼脸。

“卢卡,你幼不幼稚啊?”艾格在一旁无情嘲讽。

“再倒退个十年我也只是一个三岁小屁孩”卢卡把书又放回了安德鲁的桌上。

“可卢卡你现在已经13了……”维克多撞了撞卢卡的肩。

“维克多你怎么这样啊,谁还没个返老还童的心呢?”卢卡又去拿维克多的书。

“呵,返老还童,你可美着吧……”

……

“还吵啥啊,谢必安老师来了”坐在窗边的威廉说道。






谢必安走进教室,扎着高马尾拿着语文书就走了进来。

“语文课代表是谁?来个头”

“海伦娜,上!”

“诶,我吗?”

“对,快上”

海伦娜推了推眼镜,她站起身离开座位缓缓走到谢必安身边。

“海伦娜你有什么事吗?”谢必安一脸和善,果然是整个七年级都爱的老师。

就连不上他课的人也贼喜欢,没有课那就蹭课听。

“那个谢必安老师……祝你和范无咎老师新婚快乐!”海伦娜深深鞠了一躬,光速回到自己的座位。

全班都安静住了。

喂喂喂,这玩笑开大了……

整个学校都知道他们只是很普通的兄弟情啊!海伦娜你在干什么!海伦娜同桌艾玛一脸生无可恋。

过了好一会,谢必安才开口,“你怎么知道呢?我也没和别人说啊”

“诶?”上一秒还在抱头懊恼的艾玛放下了手,眼里闪着星星。

“海伦娜!你挖到好料了!”艾玛用力的晃着海伦娜。

“是,是吗?”

后排的几位男生在一块大眼瞪小眼,嘴巴张成一个“O”型,充满了不可思议。

“不是吧不是吧,老师不会也在开玩笑吧?”奈布浑身冒冷汗,抓着安德鲁的校服只打哆嗦。

“我没听错吧?真的假的啊?”卢卡看着维克多。

“别,别看我……我也在怀疑我是不是耳朵坏掉了……”维克多拿起一本书挡住了半边脸。

“我……磕的cp是真的!”艾格一脸激动,一不小心抽屉里的纸就掉了出来。

纸上画的啥都有,全是班上的人,还有老师们。

具体是啥,卡尔看见了,并且抽走了一张约瑟夫的,夹在摄影课本里偷乐。

呵,男人。

“艾,艾格?”维克多转过头来,对上了艾格满脸惊喜的表情。

“不枉我这么多个月的努力!

“功夫不负有心人!

“我的cp是真的!感谢大自然的恩赐!”

卢卡默默的捂上了艾格的嘴。

“艾格你闭嘴,你ooc了”

“卢卡你等着,今天我演死你!”

“这才是艾格会干出来的事情!”

“绝交吧”

“诶?”







“诶呀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啊,很早之前啦,这么想知道吗?”谢必安一脸和善的看着教室里一群星星眼。

要瞎了。

“特别想!”艾玛坐在最前排特别激动。

“小孩子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告诉你们的好,自己去问范无咎老师”谢必安拖着下巴,笑的灿烂。

“老师你要致我们于死地!”

“问了我就没有一节快乐的历史课了!”

“谢必安老师你可放过我们吧!”

“我们还年轻,我们还想好好活着!”

班里传来一片哀嚎。

“那就好好听课,表现好了下次讲个你们听。”谢必安打开投影,打开了ppt。

“此话当真?”

“当然”

全班人都坐直了,拿着黑水笔瞪大眼睛看着ppt。

“好,那就翻开语文书,翻到今天学的这课《木兰诗》”

“老师,全文背诵吗?”

“一看就是没预习的,当然是要全文背诵”

“哦,不——”

“再‘哦’就不讲了”

班里又安静了下来。

“好,那我们继续……”







午自习后——

杰克哼着小曲走进了教室。

“都安静啊,下午的英语课改上美术课”

艾格的快乐又回来了。

“好,那就这么定了”

下午第三节课——

班里人簇拥在走廊里排队准备上美术课,结果杰克老师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干嘛呢都,回去,我们上英语”

“老师你不是说上美术吗?”

“哼哼,愚人节快乐”

“……!!”










【完】

混更混完了

我好烂!

多少有点退步了

失踪人口回归

开个新坑,接着写

【艾格】学美术的那些年

咱就说多久没更了

咱也就说写长篇我没才华

咱那就说写个短篇快乐一下

许久未写可能会生疏

反正我多半是废了

#艾格第一人称讲述

#全是自己瞎编

#ooooooooooooc




正文:

        我……是艾格。

        就在刚才我妈把我所有的画本还有相册翻了出来,看着以前画的多少有点羞耻……但这是事实。

        郁闷……

        回想起学美术那些快乐又痛苦的日子,啧啧啧,意犹未尽,但我只想要快乐的那一部分。

        但……人生就是多姿多彩。


1.


       我妈非常贴心的吧年纪都给标上了,这是我3,4岁时的作品……真不错。

      模糊的记得当时我妈简直要把我夸上天,可能这就是淡如水的母爱吧。

      当你如果看见一只脑袋大的跟皮球似的猫,那我告诉你,这是Q版的猫,不是我小时候啥也不懂而画的东西。

       看破不说破,人也是要面子的。

       当时我妈简直了,把我夸的个毕减索一个档次,当时的我还十分得意,现在想想真是弱智。

       啊?你想知道这个棕色扭曲的四条腿生物是什么?反正你都知道皮球脸猫了,那这只马……也不要遮遮掩掩了。

        是的,这就是一批纯种汗血宝马。

        这还真不是我瞎编,因为本子旁边就标注着“汗血宝马”四个大字,还有一个潇洒的“瓦尔登”。

       很棒吧?我四岁就知道写瓦尔登了。

       因为这事我妈也把我吹上了天……

       有这样的妈妈真好。

        看看这棵五颜六色的树,这是“糖果树”,上面五颜六色的居然全是糖果?!

        若你问我为什么还记得这树的名字,因为当时我妈告诉我“要是怕忘记,就把字写在旁边”,年幼的我写了。

        当时好像看了什么动画片,有特别喜欢吃糖,所以我就画了这么一棵“糖果树”。这事现在还没人知道希望你可以守住。

        你敢说出去我咒你穷一辈子。




2.



        看看看看,这是什么?

        哦,原来是我5~13岁的画。

        当时我已经开始学画画了,我妈觉得我天赋异禀,所以直接让我去学了素描

        五岁的我在8,9岁堆里显得格格不入,但也狠狠的让我妈长了脸,因为他们起步都比我晚,等我像他们这么大的时候我就可以成为大师了。

        并不是我吹,我7岁的时候就已经可以跟那群人相媲美了。哦,不对,应该是他们和我相媲美。

        我靠着骇人的天赋在班里一画成名,老师对我刮目相看,家里奖杯奖状塞不下,11岁的来请教我这个7岁的。

        当时别提有多威风,就因为这事我还和卢卡嘚瑟了好一阵子。

         别说你不知道卢卡,不知道的出去挨打。

         我七岁了,我也上小学了。

         一年级第一次黑板报就是我出的。说句实话,当初画的其实也烂的不行,但我还小,成年人需要给予我适当的鼓励,所以我就被老师吹捧的得意忘形,扬言小学六年黑板报都是我来画。

        现在想想,我就是个傻子。

        一学期不知道多少次黑板报,老师要求还贼高,整得我颜料一个月就得买一次。

        是的,我还会画油画,我靠着我惊人的天赋自学的。其实不完全是,我妈有个朋友画油画的,他教我了一些。但主要还是靠我自己……吧?

        虽然画黑板报很累,但我很开心,因为三天两头就有人在我耳边夸我,当时别说多享受这种夸奖了。

        当然,三年级后我就不这样了。

        太丢人。

        我也完成了“小学六年黑板报都是我来画”这个搞笑的诺言。但毕业典礼被老师当重点直接夸了40分钟我也很高兴。

        六年的努力换来40分钟360°无死角的夸,亏,又或者不亏。反正我很开心。

        小学六年快乐的过去了。





3.



        初中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因为各种各样的黑板报,各种各样的比赛多到无语。

        就开学第一天我就被我以前的小学同学吹上了美术课代表这个位置,一坐就是整整三年。

        这回我学聪明了,没有像小学那样直接承包三年黑板报。只是当老师喊“下次黑板报谁来出?”同学们大喊“艾格.瓦尔登!”

        无语?配合着演戏来的吧?

       小学也就老师事多了点吧,这下好了,初中就是全班人事多。

        “这个人谁呀,不好看啊。”

        “这个颜色搭配的不行啊。”

        “诶诶诶你别画了,我告诉你应该这样……”这种人还直接拿起我的画笔在图上改,尊重呢?让你吃了?

        “就你也还美术课代表?画技这么烂。”这种人不是少数,是多数,还把自己画的给我看。当时简直就是瞎了眼了!

        我有过几次抗议,老师也同意,然后就有几个人又开始叨叨。

        “我们班没奖都怪他,不懂为班级做事。”

        “他不是美术课代表吗?他不画谁画?”

        哇,画的时候“就你也配?”,不画的时候“你不画谁画”给我郁闷死。

        总有几次绘画比赛。

        “下次绘画比赛谁去参加?”

        呵,看到开头,猜到结尾。

        “艾格.瓦尔登!”

        有几次是我想参加,还有几次就是同学推荐,老师电访。

        颜料不要钱吗?

        但我当时没想到讹他们,我还很单纯的觉得,这是他们在让我成长!

        好理由,也就安慰安慰我这种傻子。

        我的整个初中就在“学习”“黑板报”“绘画比赛”这三件事中度过。

        每年同学聚会我都不去,去了就是没事找气,为什么还会有人当着我的面嘲讽我的画技?哦,因为他是某游戏公司的美术组。

        呵,就他也配?

        是的,我十分大胆的喊出了这一句,那家伙差点和我打起来。现在想想真不值得,我应该去喷那个游戏公司的美工组有人太拉夸。

         含蓄又解气。

         




4.




        我上高中了,高中的事没什么好讲。班里来了一个画技很好的女生,黑板报基本就是她来画,我也整天坐在位子上看看书啥的。

        唯一的好运就是班里没有以前认识我的,终于没人喊我名字了。

         但我学习成绩优异,也不算平凡的过完了高中。

         你要问我最难忘最痛苦的是什么?

         那必须是集训啊。

         那段日子真的令我难忘,痛苦,总之就是非常痛苦,提起来就难受。

         但我也熬过来了。

         高考的分数不错,上了挺好的大学,日子过的无忧无虑,室友也很不错,大学生活它就是快乐的,非常快乐。

         





5.



        该讲的都讲完了,我大学现在还没毕业,但已经开始打算找工作了,实在不行我以后出去卖画。

        但家里还有公司等着我去接管。

        啊,有钱真痛苦。

VALE日常小片段1

新坑,就平时无聊打发时间写写,特别无脑,没必要较真

望喜欢

(二次编辑:出了点问题,安迪那是白化病,我打错了,抱歉抱歉抱歉抱歉抱歉抱歉)



片段1:卢卡买菜

艾格窝在沙发上看比赛,抬头看看时钟,发现饭点到了,但又想了想好像没菜了。

艾格:卢卡,你去买菜行吗?

躺在地毯上玩手机的卢卡注意力全在游戏上,迷迷糊糊应了一声。

艾格露出了得逞的微笑,坐起来进房间画画去了。

后知后觉的卢卡,无奈的拿着钱去了菜市场。

买完菜,卢卡打算再买点水果。

老板娘:小伙子要啥?

卢卡:水果

老板娘:你要什么水果

卢卡:我就是要水果

老板娘:所以你到底要哪种水果

卢卡:水果不就是水果吗?为什么还有哪种水果?

老板娘白了卢卡一眼,送给卢卡一个西瓜把他赶走了。

艾格:哟,还抱了一个西瓜回来啊

卢卡:装傻我也是很在行的




片段2:威克没了

维克多急的团团转,他的威克没了!

安德鲁试着帮维克多找威克,但连一根狗毛都没见到。

大春天的,威克居然不掉毛。

维克多急的坐在阳台上看着远方渐渐升起的月亮,不由自主的流下来眼泪

不一会艾格就抱着威克进了门……




片段3:艾格的黑历史

某天,艾格闲来无事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居然看到了刚开始学画画时画的东西。

卢卡:哇,这个浓眉大眼的……妞?好清秀啊

艾格:这是我……

卢卡:我去做饭……

回家的维克多看到了,也凑上去看了一眼。

维克多:这是艾格什么时候画的?画的……是鸡?

艾格:六岁,是我家当时养的金丝雀……

维克多:六岁……(维克多沉默了一会)画的鸡就这么逼真,不愧是艾格!

艾格:我知道很丑,我替六岁的我谢谢你

维克多:不,不用谢……

种完菜的安德鲁从楼上走下来,就看见艾格对着一群素描画眉头紧锁,时不时还“啧啧啧”

安德鲁:艾格你在干什么?

艾格:啊?安德鲁啊,你刚才错过了我六岁和五岁的画,这些都是我刚开始学素描画的

安德鲁:哦哦哦,这……

安德鲁表情一言难尽。

艾格:这是我,这是我妈,这是我爸,这是我妹,这是我快乐的一家

安德鲁:哇……(欲言又止)

艾格:不用像维克多那样硬夸我,我知道很丑

安德鲁:在那个年纪算好的了吧?

艾格:对,但现在就很丑

安德鲁:还,还行……

做完饭的卢卡又凑过来看了一眼

卢卡:这是你几岁画的?这妞跟你真像,你妹妹?

艾格:同样的话我不想重复第二遍……这是我

卢卡(选择性耳聋):吃饭了吃饭了——




片段4(1):卢卡的照片——早晨

一大早,卢卡就起来整理房间,其他人也被吵醒了。

艾格:干嘛呀干嘛呀,抽啥疯?

维克多:有,有事吗……

安德鲁(打哈欠):好像今天卢卡妈妈要来……

场面一片安静

下一秒艾格和维克多两人就光速换好了衣服

艾格:这件是我妈给我买的,没有大场合我都不穿

卢卡:但今天只是我妈来

维克多十分朴素的穿着一件卫衣

卢卡:这不就好多了

安德鲁迷迷糊糊的随便套了一件日常装

卢卡:多好!艾格你这穿的太隆重了

艾格看了看自己的礼服,然后就去换了一件卫衣

卢卡:完美!现在啥都好了等我妈就行



片段4(2)卢卡的照片——正午

正午,卢卡的妈妈就端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个相册

卢妈:哎呀这是艾格吧,卢卡跟我提过,这脸长的真好

艾格:谢谢阿姨

卢妈戳了戳艾格的脸

卢妈:这是维克多吗?金色头发看着真阳光,卢卡那小子怎么就没继承我的金发呢……

维克多:但卢卡继承了阿姨的颜值不是吗?

卢妈:真会说话,什么时候让我们两家爸妈见个面,我要好好夸夸你

维克多:谢谢阿姨

卢妈看了看坐在一旁沉默的安德鲁,好奇的上去揉了揉他的头发

卢妈:纯白啊,这发色不多见,眼睛居然是红色,不多见……皮肤好白……

安德鲁:那个……阿姨我是白化病

卢妈愣了愣

卢妈:多好的一个孩子,怎么就得了白血病呢,老天对你真狠

安德鲁:谢谢阿姨关心

卢妈调整了一下,把攥在手里的相册打开

卢卡有种不好的预感




片段4(3)卢卡的照片——傍晚

卢妈指着一个趴在沙坑里的小男孩

卢妈:这是卢卡三岁的时候,他被石头绊倒然后摔进了沙坑,他爸马上记录了下来

卢卡:妈……

卢妈:别不好意思,你小时候干的傻事全在这里

卢卡:我的妈呀……

卢妈又翻到了下一页

维克多指着一个穿着小裙子的小孩

维克多:这不会……也是卢卡?

卢妈:聪明!就是卢卡!

艾格:噗

安德鲁:对不起但真的很想笑……

卢卡:笑吧笑吧,我妈一来我就知道没好事……

卢妈:你这孩子

翻了几页,眼尖的艾格看着一个化过妆的卢卡颤抖的指了指

艾格:噗……这是卢卡

卢妈:对的对的,这是他幼儿园的时候,多可爱啊

维克多:是挺可爱……噗

安德鲁:噗,很可爱

卢卡:妈!你怎么还拍了这个!

卢妈:这叫记录你的高光时候

卢卡:……好吧




片段4(4):卢卡的照片——晚

卢妈翻完了一本相册,卢卡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甚至想让他的三个舍友消失

卢妈:哎呀,我也不多待了,给卢卡留点面子吧!

卢卡:呜呜呜,妈你真好!

卢妈:下次继续给你们看!

卢卡:????

卢卡瞳孔地震,这是怎样的一个妈妈

四人送走了卢卡妈妈,然后艾格没绷住,笑了

卢卡:平时咋没见你这么开心?

艾格:看你黑历史我就开心

卢卡:早知道上次看你画好好嘲笑你了

艾格:?你现在画的还不如我六岁呢

卢卡:只要我够自信

艾格,维克多,安德鲁:哇,是普信男

卢卡:这里没法待了……







好耶没了!

很久没更了这次小更一下

寒假我就写“梧桐树上掉死的两段情”

👍👍👍👍👍👍👍

啊啊啊啊

快三点了

各位准备好眼瞎吧!

【邮画中秋24h I15:00】吃月饼吗?

上一棒:@莳庚_ 

下一棒@水月酱。。。 

哦,我这种废物斗胆来参加活动

撒币点的甜文……吧

甜肯定是甜的,毕竟我也不会写虐的

避个雷:

—略微守囚元素(几个字……吧)

—略微杰佣元素(几个字)

其实问题不大,主要还是邮画

私设泛滥成灾

谁看谁家太平洋海上别墅

能接受那最好蛤






1——第五村的神奇传说


在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小村庄,叫第五村。依山傍水,风景很美。

村庄里的劳动人民代表——维克多,有一次在家浇花的时候偶然听到了艾玛跟艾米丽的对话。

艾玛:

天使,你知道吗?在中秋当天0点的时候,往村中央的井里丢一块月饼跟一块钱,许下愿望绝对会实现呢!

艾米丽:

那都只是传说啦,还是不要迷信较好吧

艾玛:

嗯嗯嗯,都听天使的!天使要看我种的花吗?

艾米丽:

好啊

艾玛挽着艾米丽的胳膊一蹦一跳的离开了维克多的视线。

中秋?0点?村里的井?丢月饼?实现愿望?

这些都是真的吗?

维克多本是不相信的,但出于“万一真的成了的心态”打算去试一试,不成功也无伤大雅。

但维克多一想到看井的奈布天天没日没夜打空气的样子不禁哆嗦了一下。

虽然是个小村庄,但村里的传说跟留言那还真的不算少。

传说,井边si过一个当地人,常年病魔缠身,甚至精神分裂,神志不清,最后求个解脱,撞井而死。

但传说终究是传说,但是……奈布天生就有阴阳眼,可以看到死去的鬼魂,再加上他天天拿着木棍在打空气,这就很让人害怕。




维克多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又偶遇了在采花的艾玛跟艾米丽。

艾米丽:

艾玛你知道吗?之前撞井而死的人,居然是地主家的儿子,杰克!

艾玛:

那这跟奈布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奈布要天天打空气?

艾米丽: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有人说杰克生前喜欢奈布啊!

艾玛:

假的吧,我觉得不太可信……

艾米丽:

传言嘛,继续采花,采花

维克多看了一眼弯腰采花的两人,寻思着为什么她们知道的传说这么多,明明都是一个村的人。

维克多回到家中,算着距离中秋还有三天时间,但突然想起自己还不会做月饼,于是他去请教了村里唯一会做月饼的人。







2——我告诉你,这月饼不好吃不要钱


维克多来到了谢必安跟范无咎家门前。

然后足足站了半个小时也没敲门问候……啊,社恐的痛。

维克多无数次伸出颤抖的小手,但都再碰门之前放了下来。

维克多:

这样可不行,我不能站一天啊

维克多自言自语的说着,随后坐在了附近的石块上低头沉思如何打破恐惧,迈出勇敢的一步,敲响这道门。

这一沉思,就沉思到了太阳落山。

维克多看太阳满满的落下去,想着时机到了!他,站了起来!走到了门前,抬起了胳膊,伸出了颤抖的小手。

然后身后传来了谢必安跟范无咎的声音……

所以搞了半天你俩都不在家是吗?

维克多内心濒临崩溃,这可比敲门什么的社死多了。

维克多笑着转了过去,满脸微笑的看着谢必安跟范无咎。

维克多:

你,你你们好。

谢必安擦了擦眼睛,看清楚了维克多的模样,随后走到维克多面前看着他。

谢必安:

你叫……维克多?

维克多点了点头,他现在非常慌张,浑身颤抖,冷汗直冒,不知所措,只想快点说明事情然后回家睡大觉。

一个谢必安还好说,谁知道范无咎也走了过来。

范无咎:

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维克多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封信。蛤,既然我不会社交,那就看我写的信吧!

递给范无咎信后,维克多疯了似的离开了这个令他不适的地方。

谢必安拿过信,拆开了瞄了一眼。也就一行字而已——请教我做月饼!

仅仅只有短短六个字,但维克多还是说不出来。谢必安看了眼范无咎,范无咎看了一眼信的内容,点了点头。

谢必安把信握在手里,拎着东西回了屋。





维克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他一直在思考明天谢必安跟范无咎会怎么拒绝他,他又该怎么回答。想着想着,想累了,就睡过去了。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一个棕色头发的男子?应该吧,吃着月饼指了指旁边的一口井,维克多凑过去看井里面的东西,然后就被糊了一脸的胭脂。

维克多从梦中惊醒,往往外面天才刚蒙蒙亮,不知道这梦是什么意思的维克多继续躺下睡觉。那个棕发男子是谁呢?为什么会在自己的梦里,那个糊了自己一脸胭脂的人又是谁。

种种疑问使维克多无法入睡,他干脆起来看起了月亮。

凌晨的月亮是那么的明亮,皎洁。

月光洒在窗前的石子路上,恍然之间,维克多好像看到了一张人脸,长头发,拿着胭脂盒。






第二天维克多醒来了,却不是自然醒,而是被谢必安跟范无咎的敲门声吵醒的。

谢必安:

在吗?

维克多搓了搓眼睛,缓缓走下床给谢必安开了门。

维克多:

您好,有什么事吗?

谢必安把袋子放在桌子上,转身不解的看着维克多。

谢必安:

你不是……要学做月饼吗?

维克多这才想起来自己昨天递过去信中的内容。

维克多瞬间清醒过来,他走进厨房给谢必安跟范无咎倒了杯茶。

维克多:

先喝茶。还有两天中秋,我能学会吗?

范无咎淡定的喝了口茶,抬眼看着维克多。

范无咎:

只要不出岔子,肯定能学会

谢必安:

是啊,很简单的

维克多:

你们越这么说我越慌【想】

于是维克多开启了自己为期一天的月饼教程。

由于维克多坚强的适应能力,谢必安做了一次示范,维克多做出来的月饼就已经可以拿出去卖了。

于是维克多一连做了好几个,回家时还送给自己的好邻居伊索一堆月饼。

伊索:

……【一时兴起,做多了?】

维克多:

……【嗯……】

伊索:

……【你觉得我吃的完是吗?】

维克多:

……【中秋不是后天吗?急什么】

伊索:

……【……中秋节快乐】

维克多:

……【中秋节快乐】

俩社恐人感人的脑电波交流。

伊索关门前维克多又凑了过来。

维克多:

不好吃不要钱

伊索:

……

你这好像本来就不用钱吧!






3——今天是个好日子,许愿求对象


现在是半夜23:40分,维克多手拿一块钱跟一块烤肉馅的月饼走出了家门。

他来到井边,果不其然,奈布正在打空气。维克多笑了笑,看了看天上的月亮,又算了算时间,想想应该快到了吧,他看着深不见底的井,把手中的东西全部丢了下去。

丢下去的那一刻,维克多双手十指交叉,闭上眼睛,许了个愿。






天上啃着无数人丢下的月饼的王母娘娘——卢卡,想着维克多许下的那个愿望:

“既然自己社恐,那就求一个金发碧眼,眉清目秀,不爱说话,还有才艺的人做对象吧”

卢卡陷入了久久的沉思。

你让我上哪里给你找金发碧眼,眉清目秀,不爱说话,还有才艺的人?

此时,玉皇大帝——安德鲁把艾格领了过来,递给了艾格好多月饼。

卢卡看着艾格受到了启发,干脆直接把艾格送给了维克多做对象。反正也没说性别不是嘛?

安德鲁一脸懵逼的看着卢卡。

卢卡:

这是职责,安德鲁不要怪我哦

安德鲁笑了笑,坐在卢卡旁边吃起了月饼。





劳动人民小维,中午干活回家,就看见艾格坐在凳子上画画,桌上还摆了一桌好菜。

维克多吓的手中的工具都掉在了地上。什么!田螺姑娘的故事发生在我身上了吗?这是上天的眷顾!

艾格:

不是田螺姑娘,你自己许了什么愿你自己明白

维克多回想了一下。什么!传说居然是真的!这就是上天送他的对象!金发碧眼,眉清目秀,就……为什么是个男的啊。

艾格: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也没说性别不是吗?

维克多愣了愣,捡起地上的东西放在一旁,人凑到艾格旁边。

维克多:

你叫什么?

艾格:

你叫我艾格就行,你呢

维克多:

你叫我维克多就行。你在画什么?

艾格:

我在画画

好像没啥毛病,但又感觉哪里不太对。

两个人沉默着吃完了中午饭。







4——我想和你过每一个中秋


下午,艾格坐在院子里画着远方的山,维克多就蹲在一旁喂着自己的小狗——威克。

气氛尴尬的雅痞。

但终究还是艾格打破了宁静。

艾格:

带我去那里

维克多顺着艾格手指的方向看去。小河边,一座山,一个凉亭。

维克多拉着艾格的手向那边跑去。

在秋风萧瑟的秋天,风吹在脸上格外舒服。艾格看着自己被握住的手,嘴角微微勾起弧度。或许,可以接受跟他一起过每一个中秋,一起看皎洁的月亮。

突然,维克多停了下来,他把艾格抱在怀里。艾格愣了愣,不知道维克多要干些什么,但自己也同样拥抱了他。

维克多:

艾格,日子还很长,即使我现在对你……没什么感觉,但我相信日久生情

艾格拍了拍维克多的背。

艾格:

嗯,我知道

维克多:

你要相信我,我会跟你在一起的!

艾格:

嗯,我相信你,但我现在还是希望你能放开我,让我安静的坐下来画画

维克多快速的将艾格放开。艾格坐在草地上,维克多蹲下来看着他画画。






维克多跟艾格在草地上待了一个下午,直到天色暗下来,艾格才打算离开。

维克多却拉住了艾格的手,艾格不解的走到维克多身旁坐了下来,盯着他。

艾格:

不回家吗?

维克多:

艾格,今天是中秋,陪我一起赏个月吧

艾格嘴上没有回答,但也随着维克多的视线抬起头,望着天上的月亮,把头轻靠在维克多的肩上。

维克多:

明年中秋我给你做月饼

艾格:

好啊,不要太难吃就行

维克多:

不会的,你要相信我

艾格:

我当然会







——————【完】

我是哈皮

我是哈皮

我是哈皮

我是哈皮

我来丢人现眼了

我好拉啊


各位各位!

期待值都给我拉满!


我给你现场表演个emo:

【邮画中秋24h/活动名单列表】

首先,感谢各位老师的参加——


活动tag:

邮画中秋24h


活动参与:

0:00  @國家二級. 

1:00 @🌹Raink🥀 

2:00 @星河满眼皆姜辰 

3:00 @孜临子 

4:00 @一只沉默的狼 

5:00 @浔 

6:00 @浣熊饼干不快乐了(开学了QAQ) 

7:00 @梦雾 

8:00 @uni_HOSHIKUMA 

9:00 @我不是喵嗷 

10:00 @给叶莲娜的情书 

11:00 @阿沸你好帅 

12:00 @韵竹 

13:00 @我给你现场表演个emo 

14:00 @梦鱼 

15:00 @Drawing board 

16:00 @水月酱。。。 

17:00 @酱某子 

18:00 @💌情書💌 

19:00 @YI.SHZHAO 

20:00 @言潇 

21:00 @月饼啊—— 

22:00 @命里无咎 

23:00 @真的不会写同人 


特殊掉落:

14:25 @莳庚_ 


特别致谢:

美工/宣传@我给你现场表演个emo 

活动主持/主办人@星河满眼皆姜辰 

宣传海报背景@孜临子 


最后,提前一天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也希望磕邮画的人能越来越多x(废话)


五一小长假【上街逛gai篇】1

笑死了

应该更的玩意竟然变成了我的生日贺文

诶嘿诶嘿诶嘿诶嘿诶嘿

看的开心~




众人收拾好东西,换好衣服就跟着艾格下了楼,准备去附近的街道吃点东西。

逛了一圈后发现没什么好吃的,只有烧烤摊一直冒着烟气,呛得艾格带起了口罩。

卢卡:

艾格,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请你吃烧烤吧

艾格一脸疑惑的盯着卢卡,随后又看了看艾玛他们,挑了挑眉。

艾格:

好啊,既然是表达歉意,那就请我们所有人吃烧烤吧

卢卡:

?淦

于是卢卡跟艾格走了好久才找到一家看起来稍微干净一点的烧烤店。

老板:

要吃什么自己拿,放在盘子里就行,我会过来拿的

卢卡:

哦,好。你们要吃什么,自己拿吧

于是一群人一窝蜂的挑烤串去了。

艾玛:

艾米丽,我们是应该谢谢卢卡呢?还是谢谢艾格呢?

艾米丽:

我觉得我们应该谢谢他们两个

奈布:

卡尔别光拿蔬菜啊,多拿点肉,肉知道吗吃过吗?

卡尔:

……吃过

诺顿:

天下真的有免费的晚餐,感谢两位大老板

伊莱:

哈哈哈哈。奈布你拿这么多?

伊莱盯着奈布满满一盘子的烤串,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奈布:

伊莱,我觉得你的沙雕烤起来一定好吃

伊莱:

NO我拒绝

安德鲁坐在椅子上看着他们一群人,自己不慌不忙的找老板要了一碗烩面……

果然还是索面更带劲吗?

维克多:

安德鲁,你就吃面吗?

安德鲁:

抱歉,吃不惯烧烤

卢卡:

别啊,吃点嘛,好不好安德鲁

卢卡拽着安德鲁的衣角撒娇。安德鲁的心瞬间被融化,勉为其难的同意了卢卡吃一串的请求。

当老板看见那满满一盘的烤串陷入了沉思,就没见过这么能吃的。

老板:

你们……确定?

众人:

我们确定

于是老板只好慢慢的烤了起来。遇见他们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不久后,老板娘端着一碗烩面放在了安德鲁面前。

老板娘:

你要的烩面吗?

安德鲁点了点头,拿起筷子就想吃。

然后卢卡往面里倒了“一点点”辣椒油……

安德鲁:

……卢卡?

卢卡:

天气真冷啊,艾格我请你吃冰棍吧

然后艾格看了一眼穿着十分凉快汗流浃背的卢卡……

艾格:

hhh,算了吧,你留点钱治治脑子

卢卡:

艾格你好过分!

维克多在一旁看着老板烧烤。老板一开始被维克多威胁一定要先烤他的,还要多放点辣椒。

老板着实被那表面单纯内心险恶的表情吓到了,放下奈布那满满一盘子,着急忙慌的找出了维克多的盘子。

老板:

这,这……这位客官,辣椒够吗?

维克多摇了摇头。

老板又多放了好多。

老板:

够了吗?

维克多再一次摇头。

老板略显有些不知所措,维克多却抢过老板手中的辣椒粉,打开盖子一整瓶倒在了盘子里。

维克多露出满意的微笑,慢慢的走到了艾格跟卢卡那边。

奈布也凑了过来。

奈布:

诶?怎么没辣椒粉了?老板没了辣椒粉辣椒油也行

老板:

我说都没有可以吗?【想】

老板最后含着泪,在奈布盘子里倒了三分之一瓶辣椒油。

伊莱也凑了过来。

伊莱:

在烤我的吗?我不要辣椒,我要孜然。

老板感动的抖了抖肩,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

伊莱:

孜然不要太多也不要太少,要刚刚好,香油也放一点,撒点葱,葱我要刚好30颗,多了不行少了也不行,对了,香油要适量

老板脸上的笑容极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痛苦的表情。

老板:

我不做人了【想】

在老板跟众人们变tai的要求后,终于各位是吃上了自己满意的烧烤。

奈布:

香!

伊莱:

完美~

维克多:

不够辣

老板听着维克多的话陷入了沉思……

安德鲁艰难的吃着卢卡塞给他的烤串,上面沾满了辣椒粉和辣椒油。

问就是维克多奈布哪里蹭过的。

艾格淡定的喝着可乐,吃着薯片。当然钱还是卢卡出的。

艾格喝着可乐扰在场所有人走了一圈,然后回到了自己位置吃起了薯片。

蛤,麻辣香锅味的薯片看起来更好吃呢。

卢卡:

艾格,既然你想吃辣的,那为什么不吃烧烤呢?

艾格白了卢卡一眼。

艾格:

有一说一,我更爱吃垃圾食品

卢卡:

堂堂少爷居然喜欢吃垃圾食品!这……好吧我也喜欢吃

卢卡偷摸从艾格手里拿走了一片薯片。

艾格用嫌弃的眼神看着卢卡,随后又拿出了一包新的。

卢卡:

都是我给你买的诶

艾格:

是你自愿的诶

卢卡:

你为什么要让我无话可说

艾格:

既然你无话可说为什么还要说?

卢卡从维克多盘里拿了一串烧烤塞进了嘴里。

斗不过斗不过。

艾格看了一眼维克多,偷摸拿了一串放进了嘴里。

维克多:

艾格!我……放了很多辣椒……

为时已晚,艾格被辣的够呛。

艾格:

咳咳咳,下次就不要放这么多了,辣

维克多:

好。别喝水,喝水会更辣,叫卢卡给你买瓶旺仔喝吧

卢卡:

维克多你也变坏了诶!安德鲁他们两个欺负我

安德鲁:

不是你答应艾格的吗?

卢卡:

你们……

卢卡伤心的抹着泪,走进了一旁的小店,买了几瓶旺仔牛奶。

维克多帮艾格打开,艾格拿起旺仔牛奶喝了一口。

艾格:

还行,我刚才看到了……营养快线还有AD钙奶,下次请我喝这两个

卢卡:

我的少爷你没喝过牛奶吗?

艾格:

我只喝过纯牛奶

卢卡:

那没事了











——【未完待续……】

没啦~

没啦~

中秋再看个爽吧!